首页  要闻  瀚晟我有料  赣南  客家   原创  专题    客评天下   理论   国内  国际  视觉   健康    惠生活   房产   汽车
 
客家新闻网  
  高级搜索
客家新闻网新闻中心
赣州国家印刷包装产业基地获殊荣
来源:客家新闻网-赣南日报    2017-11-24 13:37:08
字体:【  
 

景德镇做近视矫正手术好吗,

原标题:永安行联姻哈罗单车信号

  “不存在第一梯队和第二梯队,交易成功后前面只有三个玩家,摩拜、ofo和我们”,在永安行与哈罗单车并购案后,记者见到了哈罗单车联合创始人李开逐,他表示,双方的合并正在按计划进行中。

这是共享单车行业首个并购案。

一家曾是上市公司子公司,一家是创业新秀,在共享单车战火正酣时,两家合并了。背后股东涉及到蚂蚁金服、深创投、GGV(美国纪源资本)、贝塔斯曼等明星公司。

10月24日,常州永安公共自行车系统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永安行”,股票代码:603776.SH)官网称,江苏永安行低碳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低碳科技”),与上海钧正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钧正科技”)签署了协议,约定低碳科技受让上海钧正网络科技有限公司100%股权,未来低碳科技与钧正科技双方业务将进行合并。钧正科技运营哈罗单车。“哈罗单车这一年的发展可谓困难重重……我们几乎最后一个入局……但今天,我们不但奇迹般地存活了下来,而且,还拿到了决胜场最后一个游戏资格。”10月24日晚哈罗单车CEO杨磊在发给公司全体成员的内部信这样写道。

根据媒体公开报道,在这一野蛮生长的共享单车赛道上,先后倒下了悟空单车、3Vbike、町町单车等企业,而酷骑单车、小鸣单车、小蓝单车等则屡屡爆出押金难退的问题。

至此,曾经被分为“两个梯队”的共享单车行业,第一梯队摩拜与ofo激战还未停止,第二梯队却已分崩瓦解。

永安行借力

在永安行排队IPO阶段,共享单车风起。其在2013年股改并进入IPO辅导期,2015年6月递交招股书。从2016年下半年,永安行开始少量试点布局无桩共享单车业务,已经投放了成都、昆明、北京、上海等地。

2017年永安行更新招股书时,对比2015年的版本,记者发现“共享单车”一词出现数量陡增,在2015年版本中并未提到共享单车,只提到了“共享”字眼,而在2017年版本中却达到百次之多。

在此前记者专访永安行董事长孙继胜时,其曾明确表示永安行不是“共享单车第一股”,并称永安行是智能制造+物联网+智慧服务的一家企业。上市后,其布局也围绕这个定位。

2017年版的招股书中称,低碳科技曾与蚂蚁金服、深创投等8家投资机构签订投资协议,约定机构向低碳科技增资,但“近日社会上存在部分对无桩共享单车投放和运营管理提出异议的观点,终止投资合作。”上海一投行人士对记者称,IPO阶段增资属于重大变化,要及时更新申报材料并且不建议IPO阶段增资扩股,担心利益输送并且有较长锁定期。

8月17日,永安行敲钟上市,尽管其主营有桩公共自行车业务,共享单车业务仅占其约1%,仍被认为是共享单车概念股,上市后股价一度超100元/股。

9月19日,永安行发公告称,其全资子公司低碳科技拟向上海云鑫创业投资有限公司、深圳市创新投资集团有限公司、上海龄稷企业管理中心(有限合伙)等8名新投资者融资8.1亿元。

永安行此前完全控股低碳科技,但这次交易后这一持股比例将下降至38.17%,仍是第一大股东。最重要的是,低碳科技将不再列入上市公司合并财务报表范围。并且,将在上市公司合并财务报表上体现较大的投资收益,根据初步模拟测算为5.04亿元左右。

永安行管理层认为,一方面,共享单车增长态势迅猛需求旺盛,发展机会不容小觑,也属于投融资领域的热点;另一方面,共享单车市场参与者众多竞争激烈,持续资金投入需求巨大,盈利情况存疑,相关监管政策正持续完善,存在一定不确定性。

既想要发展,又不想因为持续投入影响上市公司报表,永安行引入资金和优质投资者,共同在永安行低碳的平台开展共享单车业务,这样永安行既可以通过参股投资分享后续发展的成果,又可避免现阶段大规模投资或甚至短期亏损对上市公司经营业绩和现金流的影响。

目前,永安行共享单车市场份额较低,在北京、上海街头遍布摩拜、ofo等车海中,很少遇到黄蓝相间的永安行。

“农村包围城市”

另一边,同样在ofo和摩拜的战火在北京、上海等一线城市燃烧时,2016年11月,杨磊、李开逐的创业团队正带领着哈罗单车队伍从苏州、宁波开始,围攻二三线城市。

哈罗单车第一个进入的城市是苏州,但并不顺利,投放第一天就被城管全部收走,总共投了几千辆车,无果而终。接下来进入第二个城市宁波,政府态度相对开放,哈罗单车业务开始走上正轨。

截至10月份,哈罗单车进入100多个城市,共投放了300多万辆单车,注册用户接近4000万,日均订单约900万单。

为什么从二三线城市开始,李开逐称,首先判断在这些城市市场需求也很大,其次一线城市地广车多,想要与头部企业一搏需要较大财力去铺车。

哈罗单车的创始人杨磊是创业老兵,李开逐从车钥匙项目即加入团队,在此之前他在携程基础事业部高级研发经理、爱立信(中国)研发中心技术专家。车钥匙主要做通过 APP 一键呼叫专人泊车、还车,同时对停车场资源进行整合和管理,获得了愉悦资本、纪源资本、贝塔斯曼亚洲投资基金、磐谷创投等联合投资的A轮融资。2016年夏天,车钥匙发展遇到瓶颈。

杨磊和李开逐不谋而合的想到转型共享单车。“我们不是追风,都在出行行业,项目技术路线略有相似”,李开逐对记者称,“股东对我们表示理解”。

2016年9月1日,哈罗单车正式启动,团队用两个月造出车。李开逐很重视锁,他认为共享单车一开始是拼数量,但后期一定是拼运维的生意,为了降低运维成本,对每辆车的把控至关重要。他们采用GPS锁,能够实时传输车辆位置和状态等信息。

李开逐透露,目前哈罗单车上搭载的是进化到第三代的语音智能锁,是“GPS+北斗+基站”三重定位,给更多智能化应用和运营预留空间,如单车智能化停放管理。在上海哈罗单车的智能骑行大数据平台监控室,记者看到每辆车都被记录了运行轨迹,连成五彩的线在城市道路上穿行。

据QuestMobile最近发布的数据显示,在共享单车市场上,哈罗单车处于第二梯队的领先位置,月活跃用户数紧随ofo和摩拜之后。该报告显示,今年9月,ofo的月活跃用户数为4186.74万,排名第一;摩拜月活跃用户为3987.51万,排名第二;哈罗单车月活跃用户为359.66万,排名第三。从投放量上看,哈罗单车截至目前共投放300多万辆,进驻城市100多个。

志同道合

李开逐在采访中多次提到节省成本。“给全部用户发一条短信就需要几十万,虽然每条短信几分钱但总量大”,李开逐说,他从来不把钱花在这种地方。

而另一方的永安行孙继胜,同样是个十分谨慎的人,平时用短信居多,他说话的语速很慢,词与词之间会有停顿,日常经营注重成本控制和风险把控。

孙继胜毕业于河海大学,学的是自动化的电子仪器以及测量技术,毕业后他去了一个仪表厂,是一个常州本地的乡镇集体企业,这个企业经营不善没几年倒闭了,之后孙继胜创业,从智能锁做到了公共自行车,有了现在的上市公司永安行。

孙继胜认为,智能制造+物联网+智慧服务的未来新经济企业,很快可以在中国剥壳而出,踏上飞向互联网时代的高速列车,将会把O2O网络时代的伟大企业抛在身后,而永安行就是这种雏形。

11月2日,永安行与中移物联网有限公司、中国移动通信集团江苏有限公司签署合作协议,准备依托中移物联网有限公司的物联网技术、中国移动通信集团江苏有限公司的技术能力,一起打造有桩共享单车、无桩共享单车、共享助力自行车和共享电动汽车相结合的“四位一体”城市绿色共享出行体系。

而今年6月份,哈罗单车就确立“立体化共享出行”战略:3公里以下的出行工具由共享单车解决,5公里左右的距离可以由助力电踏车解决,而10公里段的出行则由共享电动汽车来解决。也是今年6月,哈罗单车获得威马汽车数亿元的B+轮融资。

根据公开报道,哈罗单车在9月份和山东东营市达成城市智慧交通层面的战略合作,哈罗单车将以运营商的身份主导东营市的城市智慧交通出行体系建设。几乎同一时间,哈罗单车和其B+轮投资方威马汽车共同宣布双方启动“4+2”(共享单车+共享汽车)合作模式,而首战试点便是东营市。哈罗单车彼时公开表示:公司将从共享单车服务商转型为城市智慧交通运营商和专业的立体化出行服务商。

李开逐看好大交通出行,他认为未来的竞争对手是滴滴等网约车这样的企业。立体化大出行,或许是永安行和哈罗单车的共同交集,双方低调的野心也极其相似。“从今年6月悟空单车的倒闭开始,很多家企业都开始出现资金、挤兑、CEO更换等等的问题,企业的压力是非常大的,所以对于第二三梯队的企业来说,找到资金充裕的企业被其并购是存活下去的办法之一。”艾瑞分析师史睿对记者称,她认为三家左右的主要玩家就足够。

杨磊称,合并后哈罗单车作为运营主体,他本人将出任新公司CEO。杨磊发给哈罗单车全体员工的内部信也证实了这一消息。杨磊表示,合并这将是对哈罗单车的重大利好,今后将有更充足的资金和更强的股东支持,“这是哈罗单车创业以来做出的最重要和最有价值的决定”。

市场分析人士普遍认为,合并目前对摩拜、ofo影响不大,前两家与合并后的公司体量上有较大差距。

相比摩拜和ofo,哈罗单车没有海外扩展计划,李开逐认为国内市场尚未饱和,“立体化的共享大出行这门生意,在国内才刚刚真正开始。”

作者:郑淯心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编辑:刘超
  新闻热线:15350079784 合作:15679791035 投稿:gzkjxww@163.com 报料QQ:1937970494
 
掌上赣南客户端
赣州发布微信
客家新闻网微信
赣州发布新浪微博
 
  客家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客家新闻网”的作品,版权均属赣州客家新闻网管理中心,有关媒体转载使用时请注明来源“客家新闻网”。违者本网将追究其法律责任。
  2、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客家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并不代表本网观点,不授权任何机构、媒体或个人从本网转载、截取、复制和使用。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3、如因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请在30日内进行。
  ※联系方式:客家新闻网 电话:0797-8101732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号:3612013001  赣ICP备05000929号-1  赣公网安备36070002000013  客家新闻网版权所有
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  网络举报APP下载  建议最新版本高速浏览器浏览,双核浏览器请使用高速模式浏览